星期日, 6月 03, 2018

我不是草東迷


不要問我是不是草東迷。因為這個真的不重要。
要成為一個『迷』,需要多少的了解,多少的追蹤,多少次的聆聽,多少的體悟跟愛。所以我不是草東迷,不過,每個人透過演唱會能省思到的事情,一定都會很不同。
創業之後,已經很少真的從單純的角度去看事情,連看場音樂會,都很難音樂歸音樂了。不是因為變複雜了,而是思考的層面變更多面向了。
進場、散場的時候,仔細觀察了一下人群,雖然不是全面掃描,但是只隱隱約約認出兩三個客人,還有幾個見過幾次面的,我跟A君開玩笑說,這個比逛台北新光三越能遇到的熟客還少。
我們常常在抱怨,市場到底怎麼了,買氣怎麼可以這麼低靡。看到這個場,爆滿的能量,儘管這群歌迷的輪廓,你要說非我族類(無貶義)也好,但是至少說明一件事,消費總是存在,只是你對他們的消費誘因,不總是存在。
生意不好,常常,不是你的商品不夠好,反而是太好了:只是這個好,好到只有你的族群了解,好到讓別的族群無感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