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22, 2011

最近的一些想法

12/23, 2010。我決定結束這七年來的反覆,正式把mojo結束營業。

將一家帶著七年創業情感的店吹熄燈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中牽扯的情感與經濟因素,十分複雜,從商圈的改變,乃至家庭的因素,任何一個想法,當扮演著決定因素。當駱駝身上的包袱已經夠重了,那麼只要一根稻草的重量,放下或拿走,就能決定命運。

當然,今天發生的事情,不是如稻草一樣輕。

12/22, 2010,下午一點半,父親因意外因素往生西方極樂國。就在悲痛中,我決定將我生命中剩下的時間,多些與家人分享,包括母親以及我的妻小。這是父親生前所叮嚀的。由於意外發生突然,未有任何交代,帶是我嘗試著摸索著他生前與我對話中的隻字片語,整理出任何值得我留念的線索。

父親是創業家,也是愛家的男人。儘管生前最後幾年,受到癲癇困擾,腦部略微受損,靈活度大不如前,但是日常生活以及辦公一切技能,依然無恙。生前他所不斷提醒我的,就是希望我能夠減少工作時間,多花點時間陪小孩。

mojo創業之出,大女兒阿Ju初生兩年,我急於照顧剛起步的事業,將家務統交內人處理,以為這樣得以內外兼顧,但是這不是真實世界。事實上是,儘管mojo在我的打拼下,營業狀況日日高昇,但是與妻女的情感卻是逐漸疏離,甚至於到了今天,大女兒與我的感情,仍然不如小女兒與我的親密。這是我打下第一片江山的最大代價。過一年,小女阿Bi而出生,因為店務逐漸穩定,所以可以有比較多的時間陪伴小女兒,雖然店內儘管穩定,但是仍然有繁雜事務,非得事必躬親。這樣的現象,一直到店內團隊逐漸成型,我從吧台前端慢慢退居幕後,才逐漸改善。總之,mojo品牌的創立,外人看來或許精彩,但是卻是踩在我的親情下所滋長。

這樣的狀況,真的非得等你慢下腳步,嘗試著回到家庭,然後發現家庭卻與你格格步入之後,才會發現事情的嚴重性。一直到今天,儘管親子關係已經大幅改善,我還是無時無刻嘗試著修補、所短內心與家庭的距離。

去年,本來決定擴點營業,於當年八月購入精誠六街22號,當作三店位址。不得不說,父親的那一步,讓我重新回到家庭本位來思考七年來的對與錯。家庭不只有妻小,還有逐漸疏離的母親與姊妹們之間的感情。我嘗試著用一個父親角度,思考我父親到底會怎麼希望我去走那下一步。父親生前事業成功,但仍然不敵金融風暴,在期間損失資產,不可數計。反倒是他在mojo身上投資的那一筆錢,成了我們家中對未來最穩固的保障。一生總是從事大宗化工產品買賣的父親,一直希望我把精品咖啡當作是一樣道理運作,或許有他的可能性,但是這樣的說法總是無法獲得我的認同。如何經營品牌,在我們口中從來沒有獲得太大的結論交集,但是他所堅持的,仍舊是希望我能夠把時間多播點給家庭;或許他已經看到了創業這段期間家庭的破損趨勢,或者是說:已經破損。

回到家庭,會是一件對的事情。


-----------------------------------------------------------------------------------------------------------
收掉一家店,對我的策略來說,並不是縮減規模,而是用更好的效率達到更有效的規模。

mojo雖然是我們第一間店,但是在規劃初期,真的只是希望能夠有一個自己自在工作的工作室。舊有的動線與空間,已經讓mojo許多對外業務上不堪使用:mojo需要一個更完整的平面來處理逐漸擴張的業務。不只業務上的需求,我們經營七年之後,發現,假如你在獨立咖啡店的經營上,除了咖啡本身是你所愛,你更愛一個文化的氛圍的話,那麼,你絕對需要一個永續的空間,來做一個長時間格局的事業規劃。

我一直把我經營的店,當作是一個有機體,也就是生命體來經營。甚至於每家店我都賦予他不同的名字,然後掛上他們的姓: mojocoffee,而做稱呼。因為我相信每個生命體沒有理由是生來都相同的。提到生命體,是想告訴各位,結束一家店,並不像是拆裝璜這麼簡單,而是像是抹煞掉一個生命一樣困難。這個生命體中,不只有我的回憶,還有許多客人、好友的回憶。榔頭這麼一敲,掉下來的不只是磚塊和水泥,瓦解的是許多人的回憶。我了解這樣的痛苦,但是不這麼做,我擔心,接下來的路,只會有更痛苦的下場。

當然,上頭說到的,都是駱駝背上的最後那一壓。七年來,逐漸讓我窒息的,還有店面不斷的轉手,外地房東對當地房地產誤解,都市建設的誤解而投資的店面。我們有幸在轉賣四、五手,不斷漲租後還能夠生存,我敢說是業界奇芭了。換約永遠只能換短約,短約到永遠只能面對漲租。不斷的房東換手,讓我們看不到永續經營的未來。

從事文化事業的熟客小風老師說,商業投資的觀點,因為投報因素,不要買房子。但是假如你今天是作文化產業,那你很難用投報來看所有的投資。因為很多投資的收穫,可能是在十年、或是二十年、甚至更久。這是我們希望拿來定義自己的地方。我告訴員工,我們從事的不只是飲料、咖啡、服務,而是一個長期,我是說五十年、一百年的那種長期文化耕耘工作。咖啡只是傳達文化的一個載體,也是我們得以飽暖的一個經濟收入。但是咖啡背後,要告訴世界的還有更多。當然,文化這兩個字,是很虛無縹緲的。當然不會有人認同你找一堆人在裡頭抽手捲煙就是文化,當然也不是找一堆人到店裡頭寫作、創作,就能創造出文化。我們要的文化很簡單,是一種隨著時間流逝,而一種不受變動的素人價值觀、一種永恆記憶的堆砌。這種價值觀未必是多偉大的東西,但是你確實可以用心體驗到。很虛無縹緲沒錯。但是我想每個人多少都有經驗過這種空間帶給人的魅力。

很現實的,店面經營常常會面對到許多不定時炸彈。在七年經驗裡,我越來越相信,找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店面後,你就摘除了最大顆的那個炸彈。今天大業mojo結束營業,等於就是拆了一顆未爆彈,拆了那顆忐忑已久的毒瘤。好吧,這就跟我前天拔智齒一樣。拔完很痛,隔天不痛了,卻又若有所失。但是不面對那種惆悵,你就是永遠有一個死於智齒發炎感染壞血症的機會。我想,這應該是一樣的意思吧。

-----------------------------------------------------------------------------
這只是一些想法。請不要貪心地跟我要啥結論。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