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01, 2006

Social Sustainability

Social Sustainability

浪漫的故事背後,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悲慘事實。

不公平的剝削,惡化的醫療體系,失學的兒童。 當你在啜飲和讚美這杯咖啡的同時,正有許多未成年的學童,因為要幫忙採收咖啡,必須選擇輟學。

咖啡栽植和採收,對大部分的咖啡農來説,是唯一的收入來源,平均每磅咖啡豆的收成,農民僅能分配到5美分,或是更少的利潤。當咖啡價格低迷,或是非咖啡採收季,收入會更不穩定,甚至發生失業的危機,影響到家計維持。然而,無助的經濟系統,正讓這樣的貧窮和失落持續擴散,咖啡農的生活,毫無未來展望可言。

在歐美等咖啡消費大國,許多民間非營利組織發起的sustainability coffee(包括社會永續和環境保護)計畫,正設法挽回如同癌症末期的社會公平。就社會責任認證裡,較有名的有Fair Trade認證,以及少為台灣人知的Rainforest Alliance和Utz Kapeh認證。

總部位於德國的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zations (FLO),是最早思考到社會責任相面的認證組織之一 (註一)。FLO的操作方式相當直接。FLO提出若干的標準規章(如禁用童工,合作社成員的最低薪資標準,以及弱勢團體的工作權保障等),假如合作社(註二)確實擬定符合規章的經營計畫,同時執行後通過考核,就可以申請FLO認證,成為Fair Trade Certified (FTC)的會員合作社。會員合作社必須每年提供改善計畫和回饋,供FLO追蹤審核。 這些FTC合作社的會被FLO公告為會員後,增加合作社的品牌曝光,因此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國外的採購商,進而發揮了FTC最大的價值—直接採購。

傳統的咖啡採購過程,夾雜許多中間商的剝削。受限於合作社本身的行銷能力,所以產品的販售,只能透過中間商任其剝削。如今,FTC合作社有了曝光,直接接觸國外採購者,並享有最低收購價的保證。最低收購價可以避免咖啡期貨崩盤時,拖累到產區農民的生活,且維持最基本的生活品質,協助他們渡過難關。在部份地區,公平貿易的銷售模式,甚至幫助了產區農民增加一倍以上的收益。

FLO也在咖啡消費國加強社會永續的教育。FLO在消費國建立起當地的公平貿易認證組織(如美國、英國的Fair Trade)。 利用社會行銷( Social Markerting)的方式,他們對咖啡業者和消費者宣導公平貿易的精神,告訴消費者這樣的採購模式,對貧苦咖啡農的實際幫助。他們也提供業者有效的行銷工具,如海報和摺頁,協助業者結合慈善和事業,建立有效的循環,在增加品牌價值的同時,也能夠改善於供應鏈上的不公。

FLO營運費用來自於捐款和消費端的標籤使用授權費。FLO,本身不對弱勢的供應端進行認證收費,但是消費端的貿易商或是批發商,使用FTC的logo於產品上,必須受到組織的授權。比如說,今天一個玻利維亞的咖啡合作社,本身假如符合公平貿易的規章,並通過其他的考核,就可以得到FTC認證;烘豆廠則不同。烘豆廠必需要繳交若干會費給公平貿易組織,才能合法使用認證。台灣沒有Fair Trade相關的認證組織,因此零售商或是烘豆商無法在產品或是事業上頭標註公平貿易認證的字樣。

除了認證機構外,另外像是coffeekids.org,就是以募款的方式作為基金來源,從事產區咖啡農民的生活改善。 基金會每年都會成立若干小型信貸專案(micro loan;註三),幫助於咖啡農。由於很多咖啡農家庭,咖啡採收是唯一的現金收入來源,Coffeekids提供小型低利信貸給咖啡農,協助農莊婦女建立咖啡以外的第二經濟收入( 如其他作物的栽植,小型畜牧,或是經營雜貨店),以確保非勞動季節,採收者仍然可以保有基本收入來源和食物來源。

Coffeekids也提供獎學金,幫助農村子弟解決升學問題。Coffeekids還協助村莊建立醫療體系,教學
體系,和強化心靈、宗教資源。 許多商業會員,則以義賣,員工一日所得捐,小費捐等活潑的活動方式,協助coffeekids募款,一方面強化消費者對咖啡農的生活事實認知,同時也協助商業會員建立良好的品牌形象。

由於篇幅有限,我們無法將所有的認證系統一一說明。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些認證組織,雖然有不同的認證理念,但是他們卻是發展自一個共享的價值觀,也就是打擊貧窮,支持社會永續經營。他們不希望藉由一方的剝削,造成一方的貧苦。

mojocoffee 每年40%以上的咖啡豆採購量,是具有社會永續或是環境保護認證的咖啡豆。希望能夠提供物美價廉的產品的同時,仍然堅守我們的價值觀。mojocoffee早已跳脫一個在降低成本 (costdown)中找尋利潤的團隊。經由剝削社會和環境的低價咖啡,只是忽略計算未來的成本,然後以一種不公平的售價呈現於市場。我們希望能夠在合理的利潤範圍中,將剩餘的利潤與產區前端的貧苦朋友分享,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身為一個精品咖啡業者,我們有責任要推廣這樣的產品,也希望您能夠一起支持Sustainability Coffee。支持的方式很簡單,請幫助我們把這樣的資訊告訴更多的朋友。

註一:FLO的前身為在荷蘭發起的Max Havelaar專案.這個專案的理念後來延伸,同時結合十九國的認證機構,在德國成立了總部FLO。

註二:合作社,co-op。如同台灣的青果合作社。合作社下,有許多簽約的小農。合作社會收購小農所採收的咖啡豆,然後集中處理。合作社與莊園類似,本身也可以是一個行銷品牌。

註三:micro loan,小額信用貸款。無須抵押品便能貸得。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孟加拉銀行家尤努斯(Muhammad Yunus),就是以micro loan的理念來打擊孟加拉地區的貧窮問題.Micro loan必須與償債系統和經營諮詢緊密配合,才能夠避免信貸濫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