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10, 2011

非關咖啡小記之續集:我看我們只能成為文化輸入國了

節錄自我和文化局的對話。起因是有一個朋友,覺得我們從事現場音樂貨動,被政府打壓,所以寫信到市長信箱。隔天,文化局的主管就打電話來瞭解狀況。以下:

我說: 我們就在你們辦公室隔壁而已,你願意來一下的話,就知道事情有多簡單了

他說: 我知道,我看到案子,知道你們是咖啡店,就知道一定很單純

我說: 對啊,既然單純,為什麼沒有人可以告訴我能不能做

他說:喔,因為有很多灰色地帶

我說:稅啦罰啦,我都認了。今天這通電話不是跟你殺價。但是至少告訴我未來怎麼辦?

他說:所以你對稅的處理沒以爭議就對了。

我說:我知道這是違章營業,我可以認,但是未來呢?我登記娛樂業之後就沒事嗎?我到底該不該做?

他說:我不能告訴你該不該做。因為有太多灰色地帶。

我說:那到底現在是歸誰管?

他說:中央現在要立法。

我說:這麼簡單的事情也要立法,你就過來看看就知道我們有多單純了。然後你又不告訴能不能做。

他說:因為有太多灰色地帶,所以我不能告訴你能做或不能做。

我說:所以你是說最好不要碰,要不然沒搞好會出事就對了。

他說:我沒有這樣說。但是我不能說能做或不能做。

我說:我懂,這種話也很難負責。

他說:不是我不負責,是有太多灰色地帶。現在真的也很多人寫信來說這個事,但是這個事真的不是我們管的。

後來對話就是這樣一直進行下去。

(以上是對話大意,實際進行長度大概有半小時。當然我還把之前我寫的那兩篇文章也放在對話中。)

我 心想,幹,文化局不管文化要不然管啥?Lady Gaga跟你有關,爵士音樂節也跟你有關,然後我平常幫你們養一堆樂迷和樂手,現在我問你我到底要不要繼續養,你跟我說你不知道?連個不都說不出口!一家 咖啡店,沒賣酒,只在週六開團,七點開始,九點結束,沒有任何噪音與暴力、違規紀錄。我只是希望有人告訴我一個肯定的答案,哪兒怕只是不!(這樣我就可以 下定決心和我老婆回印尼小島開咖啡店....)但是沒人可以給我!

但是,現在我還是要心平氣和的說:今晚我們不說Fuck You, Government. 我要說:You Rock啦!

非關咖啡小記-- 不戰,我們永遠只有機會輸入文化了...

以下是最近在retro發生的事情。我知道許多朋友都會定期收看我的部落格,因此把一些想法,從移FB上到blogspot上。假如您對這樣的議題也有認同,歡迎告知後轉載,讓大家能夠更清楚矯枉過正的政府,是怎麼將獨立音樂帶到絕種之路。

------------------------------------


"胡志強並說,他請過帕華洛帝,也找過江蕙來唱歌,在女神卡卡之後,下一個要請誰來,「還沒成功前都不能曝光。」"

前幾天看到清水高中音樂班學生的期末成果發表MV。是爵士樂。很難得有一個音樂班,會願意撥出課程,來搞爵士樂。MV中我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特別感慨。

這個學生,是爵士鼓手,就坐在整個樂團中間。看著歌曲的進行,更仔細聽著他打得每一拍。

這 個小女生,常常會出現在retro的現場演奏會中,爵士居多,我到也看過他到過Goober Gun的表演。她深愛音樂,他下課坐車來retro聽,聽完,還得趕上十點多火車站的班次,坐車回清水。看起來對我們出社會的朋友很簡單的行程,對她卻是 得靠著毅力才能完成的音樂之旅。她願意這麼做,因為她熱愛音樂。看了他在MV裡頭的表現,我更確定了這件事情。

專 業音樂的學習,給你的是課堂中的規則與練習。上了街頭,尤其是爵士,才能夠釋放出那種即興的爆發。而學習的過程中,也唯有與不同樂手Jam,聽著他們的即 興演出,獲得不同的啓發。常常是因為像那樣的清水高中女鼓手,讓我覺得,其實,我也在教育社會。音樂對我們不是錢,是一種生活態度。但是,我今天看到這樣 的生活態度,為一個未滿18歲的學生,在他可塑性最高的時期,帶來啓發、感染,我更肯定像我這樣軟性的展演場所的重要性(相對於18歲以上才能進入的夜 店)。一個場所,求的不多,一家小店,真的有幸啓發了一個人,對這社會所產生的價值,就夠了。

不 只這樣的高中學生。身旁認識好多留學比利時攻讀爵士樂的學生,每年本來都會照慣例回台中演出。但是,今年他們在台中找不到任何方式登台。經濟學告訴我們, 這些人,不會中斷他們對爵士樂的熱情,因為他們總是有個對他們更好的舞台可以選擇、有更歡迎他們的城市,讓他們更接近成功。他們以前選擇台中,只是因為這 是他們的家。如今,這個家,不給他們機會。

一個文化的收成,不是靠金錢可以衡量。一個文化的收成,也不是靠十年耕耘就可以有結果。我們希望的不是政府的重視和補助,希望的只是希望政府不要成為那最後一根壓死駱駝的稻草。

我們也有機會讓國外某個大城的市長說,"我找了個台灣爵士樂手、搖滾樂團來,明年我還要繼續邀約。"看著這些學生的演出,我曾經這樣希望。

而我,不會就這樣放棄。

我只是,用我的方式續戰。

在這同時,也請告訴周遭更多的朋友,關於這件文化戰事的無奈與荒謬。

-------------------------------------

大威,借一下連結。觀眾,就是中間那位鼓手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zreg83312c&feature=player_embedded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mDjBONCXEo

Elwood Blues: You may go if you wish. But remember this: walk away now and you walk away from your crafts, your skills, your vocations; leaving the next generation with nothing but recycled, digitally-sampled techno-grooves, quasi-synth rhythms, pseudo-songs of violence-laden gangsta-rap, acid pop, and simpering, saccharine, soulless slush. Depart now and you forever separate yourselves from the vital American legacies of Robert Johnson, Muddy Waters, Willie Dixon, Jimmy Reed, Memphis Slim, Blind Boy Fuller, Louie Jordon, Little Walter, Big Walter, Sonnyboy Williamson I and II, Otis Redding, Jackie Wilson, Elvis Presley, Lieber and Stoller, and Robert K. Weiss.

Turn your backs now and you snuff out the fragile candles of Blues, R&B and Soul, and when those flames flicker and expire, the light of the world is extinguished because the music which has moved mankind through seven decades leading to the millennium will whither and die on the vine of abandonment and neglect.

非關咖啡小記-- "Those of us who do it, we'll do it anyways" - Scott Cook

以下是最近在retro發生的事情。我知道許多朋友都會定期收看我的部落格,因此把一些想法,從移FB上到blogspot上。假如您對這樣的議題也有認同,歡迎告知後轉載,讓大家能夠更清楚矯枉過正的政府,是怎麼將獨立音樂帶到絕種之路。

------------------------------------

很抱歉,基於法令因素,在我們搞懂法律之前,暫停現場音樂的服務。儘管我們知道,搞懂法律可能是一輩子的時間....

現場音樂一直佔我們營收比例微乎其微,甚至很多國外樂團到台灣巡迴,我們常常要補貼經費,才能夠讓大家享受到不同的音樂觀。從事活動是基於我們對音樂的熱愛、珍惜城市裡頭的音樂人才,與豐富城市文化為出發點,讓樂手與愛樂者間有交流的平台,更能夠讓樂手生根台中。我們的平台,一直屬於親民、安全、和平,同時也盡量兼顧到融入社區的文化傳達功能。

政 府許多法令並無惡意,只是掌管的部門與相關法條遍佈大政府中的多個單位,讓我們想去瞭解,都不知道從何做起。其實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單一窗口,這個窗口 可以告訴我該怎麼做,該怎麼保留音樂和咖啡,如何保留,讓我做音樂的時候可以保有營業者和演出者的尊嚴,不需要像是犯法一樣,隨時緊張可能出現的聯合稽查 與負擔不起的罰單。

我希望真的愛管事的政府,真愛管,就給我們一個辦事的窗口,讓我們這樣對文化有熱情的人,可以繼續深 耕,而不是活在模 糊地帶下發抖,做得毫無尊嚴。就算政府覺得我不能在我所在的場所從事這樣的活動,我也接受,但是不要讓我繼續在鬆散的政府單位之間猶豫,讓我抱有一絲希望 後,又在模糊的法條間,將希望摧毀。

請不要誤會,retro並沒有被政府強制停業,也不算被關注。廣義來說,我們並沒 有"中槍",而是退縮了...目前只有稅務單位簡單的訪查(某方面來說, 稅務單位也給了很多建議,幫助許多)。我們相信這樣的效應,絕對會擴大下去,堅持硬碰硬,只會讓剝奪掉我們最後一點暖飽與對咖啡的執著。綜合各方面的建 議,retro決定自行停止現場音樂活動,為了在這把火燒到我們本業之前,先求自保。當然我們可以選擇更大聲的抗爭,但是我更得知道自己爭取何物:到底是 法律、 執政當局、還是整個體系的無理;這得承認,我還是不知道。這個聲明,只是不希望有人利用這模糊的空間,解釋成激進的言論。

事情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才嘗試要挽回,也才知道他曾經帶給我們的意義與價值。音樂不會死,只是面對自己珍愛的城市如此不堪的對待,還是令人感到無奈與感傷。

謝 謝大家曾經的支持。也謝謝樂手的參與。就像昨天Bradley Tindall告訴我的: Yeah. It's a nasty little business. "Those of us who do it, will do it anyways" - Scott Cook. Don't feel too sad about it brother, music always comes around, people love it too much.

結束、氣話、罵政府,隨便。但是,最深層的聲音依就告訴:I'll be back.

7/1更新:後來,我們接到稅單。國稅部份,娛樂稅被補三萬元。地方稅部份,被補兩萬多。更棒的是,還有罰鍰。稅務人員說是五倍,也就是十萬多。繳交國庫,一共十五萬元以上。贊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