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11, 2007

Get over it!

在紐約念MBA的最後一年,有一堂最後的必修課。難度很高,老師也很機車。每週都得教一個專案分析搞教授。剛開始,專案分析不知道怎麼寫,渾渾噩噩地交出了三四個c的報告。離學期末越來越近,自己也越來越緊張。終於發憤圖強,開始要交初一份像樣的報告。努力完成了一個週專案分析,正要交出去的前夕,自己居然發燒,得請病假。所以我請同學幫我列印交出。期待了一週,滿心歡喜地希望拿到一份B+或是A的報告,好來拉拉平均。拿到報告,居然還是C。心存懷疑,把整份報告掃過一次,發現我的同學居然只幫我印出3/4份! 同學也算講義氣,拉著我去跟老師解釋。老師說,"Scott,我看完之後,也發現你少了1/4;"也跟我同學說,"我也很高興你站出來跟我解釋這件事情。C的成績,我是不會改。你們要知道,結束這堂課之後,你們就要到各大公司上班。當你的客戶或是老闆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是不會聽你任何解釋。你在交出報告前可以做上所有的檢查,讓他完整無誤。這是所有習慣的養成。有問題,就是克服他就對了"

當底線和目標都設好了,有問題,就是克服他就對了。

星期四, 8月 09, 2007

一位讀者來信

你好,
我来自马来西亚,很常读您的blog
虽然我没去过您的咖啡馆但我很喜欢您咖啡馆的气氛和环境,还有对咖啡业的热情和执着。
我也希望开一间自己的咖啡馆。
但是在马来西亚,咖啡馆的型式就只是限于'星巴克'类的。比较人性和专业的几乎没有。
我可不可以请教一下您当初开咖啡馆所持的是怎样的理念?
您所琐定的是那一些目标顾客群?
很不好意思问了一些唐突的问题。
因为我实在很困扰,我很想开一间类似您的咖啡馆,但现实的问题却很烦脑。
还有可以给我mojocoffee的地址吗?
我希望今年可以去台湾取经。
--------------------------------------------------------------------------------------------------------

馬來西亞的朋友,您好,很謝謝你對這個blog的支持。也很意外,原來真的有人在注意這個blog...
我想我就簡單回答你一些問題吧。

1. 我可不可以请教一下您当初开咖啡馆所持的是怎样的理念?
--> 我的理念很簡單,我想開家可以賺錢,可以永續的咖啡店。當然,賺錢和永續這兩點,就可以發揮許多細部概念。比方說如何讓咖啡店賺錢?這就和產品組合,品質管理,成本控制,和行銷有關。至於如何永續,當然也脫離不了獲利,另外還有專業技術的承傳,人力資源的管理。當然這是屬於比較硬的部份,比較軟議題的還有包括氛圍/ 靈魂的創造,向心力的營造等等。

2. 您所琐定的是那一些目标顾客群?
-->我的目標客群是20~45歲,有獨立經濟能力,喜好時尚與人文,和追求歸屬感的客人。

3. 我們住址在台中市大業路230號。歡迎到台灣的時候,順道過來看看! 我會很樂意當你的導遊,帶你到處逛逛城市裡其他的好店。

歡迎利用討論串,和我們一起討論!

憑什麼?

大部分的咖啡店老闆,聽到旗下的員工自告奮勇要去參加TBC,應該都是給予極大的鼓勵和資源運用。我也很高興我的店也有人自告奮勇地上台接受挑戰。有野心的年輕人,當然值得給予鼓勵;比賽選手的培訓,除了當事人的意願外,也常常因為身分的關係,他們會需要店家的資源支持;可能是練習用的咖啡豆,可能是杯具,可能是牛奶,可能是機台,可能是練習場地。總之,籌備的過程,是大家千辛萬苦的集合。

或許是受學院裡研究方法的荼毒,我會問他(們),那你比賽的動機是什麼?或許也因為資本主義裡,善用資源的現實,我也會反問他們,你們憑什麼叫我拿出資源來贊助?

我想很多人都會因此兒愣掉。我的想法只是,假如車隊可以有人贊助,球隊可以有人贊助,網球選手可以有人贊助,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能去贊助一個barista大賽的選手呢?當然可以囉! 問題來了,那贊助商為什麼要贊助你?別浪漫了! 要贊助你,當然是因為你有商業價值囉! 什麼樣的商業價值?可能是虛幻但是可評估的商譽價值,可能是產品曝光,可能是銷售率的攀升。不管如何,我不相信會有一個商業行為,會願意投資在一個沒有未來的市場上。相同的,每一個贊助行為,都是希望能夠發會它最後的商業價值。

彼得度拉克說過,一個經理人的績效評估,不是從他幹了多少好事,服務多少社區公益。唯一的評估標準是,他為公司帶來多少獲利。一個營利事業,追求的是永續經營,而不是資源的浪費。所以,身為一個經營者,我在贊助我旗下的一個barista出賽,或是一個自告奮勇來跟我談判的公司外barista,的唯一前提考量是:你憑什麼叫我贊助你?我從你的出賽,可以拿到多少獲利(包括可量化的和不可量化的)?

你可以說我殘酷,但是我深深覺得,身為選手,當你還沒想清楚這個問題的時候,千萬不要承諾你的老闆或是資助人你要出賽;身為贊助者,當你的選手沒有清楚回答你這些問題前,或許你也該想想,無條件地支持,往往只是溺愛和浪費的開端而已。

ps. 我聽過最爛的兩個為何要資助你參賽的理由是:
1. 我想證明我自己的能力
2. 我想藉由比賽多學習,讓自己更進步

星期二, 8月 07, 2007

play smart

當從一個天天見面的行業裡頭產生了痲痹感的時候,我習慣把自己的焦點放到另外一份專業上頭,希望能夠由此得到靈感和動力。健身房裡頭很多教練,跟他們聊天,尤其是聊他們怎麼準備大賽的時候,感觸總是特別多。最近比較有趣的是,我開始會觀察一個人身上的肌肉分布,然後來推斷他的工作裡,使用某些肌肉的程度和強度。

昨天看到一個曾經是健力冠軍的教練的肩膀和手臂,我發現他雖然有碩大的胸肌,但是肩、二頭、還有三頭肌,並沒有我想像中得壯碩。我問他,才知道,在健力比賽中,大部分肌肉的使用是靠胸肌,所以胸部練到很大是正常的。至於二頭和三頭,不宜練到太大,因為他在比賽的項目裡,功用並不大,而且假如太大的話,在做推舉之類的動作,可能會造成卡死。至於每個健美大支佬都想要的肩膀,他更說,假如你把沒有用的肌肉練太大,比如說肩膀,只會讓你在比賽分級裡,分到體重更重的級數(因為肌肉是有重量的),對比賽積分未必有正面的幫助。

假如你去問健美冠軍,他倒是會跟你說,胸肌練這麼大,整支手的肌肉卻分比例不對,上台一定被打槍。健美有健美的評斷標準,健力有健力的評斷標準。我有幸和這兩個冠軍聊過天,健美冠軍說得最好玩,他說,重點是冠軍,又不是把全身練到完美。不完美的地方,就把它們藏起來... 而且,相信我,要學著怎麼把弱點藏起來,也是很大的學問...

每一行專業都有每一行的比賽,外人看似簡單的比賽,裡頭可以是充滿學問的挑戰。比的不是只有蠻力,比的還有大腦,比你對遊戲規則的了解。重點是,把精力放在對的地方。放錯地方了,你再突出,都沒人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