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08, 2017

動作背後的原理

北京回到桃園的路上,我點進了一部電影:關鍵少數。超好看。
裡頭有一個”有色人種"組成的專業團隊,成員是一群超強計算能力的“有色人種”。不過本PO倒不是想要跟大家分享民權與平等。是桃樂絲范恩的“產業轉型”經驗。
桃樂絲范恩,是帶領一群有超凡計算力的計算員主管。計算員,負責計算艱難的數學運算,包括一些模擬結果、將落點、返回點一堆我聽不懂的東西,可以說推動太空時代的一群菁英 ,少了他們,太空人無法安全上去,更別說安全回來。計算員,在NASA,也經歷過了產業革命。為了因應更複雜、更精準的計算,NASA導入IBM電子計算器,雖然一開始運作不順利,所以不被專案重視,但是桃樂絲范恩 ,已經嗅到他們的能力,即將面臨被取代的危機。她,帶領旗下的工作夥伴,一起轉型。她說:他們未來可能不需要計算員,但是他們還是會需要程式員,來幫電腦謝程式。桃樂絲范恩嗅到了改變,他選擇不是 “堅持“這些計算的動作與方式,捍衛這些人工計算的堅持,而是利用額外的時間,研究電腦的操作,利用新工具、適應新工具、駕馭新工具,讓自己的專業持續延伸。
大學電腦程式二修的我,當然不會了解為何這群人可以這麼快速學會程式編寫,畢竟我數學一直也都不好。但是有一件事情倒是很真實:無論你有多傑出的能力,你的技能依舊有可能會過時。技術革命發生的時候,你又可以怎麼運用你的工作專長,重新轉變成一個你可以賴以生存的專業。
有很多朋友問我,為什麼展場上會使用全自動咖啡機。因為我希望給咖啡師一個反思。我知道很多年輕人,都想要做咖啡師,但是帥氣的外表下,卻是隱藏著許多隱憂。他們自以為學到的是技能,但是只是動作而已。動作最糟糕的時候會是:換了個豆子、換了台機器,你的動作價值就歸零了。這種操作過程的快感,在履歷上的加分,會是暫時性的;但是,你要面對的人生,還很長。
有朋友問我,你今天用全自動咖啡機,不就會影響到你的咖啡師課程?我說不會。配粉、填壓、開啟萃取,一直都是動作。動作背後的意義,才是我們想要教學的核心。有些人來上課,看到的是動作,有些人,卻可以融會貫通到更深入萃取的原理。動作會過時,但是原理不會過時。咖啡師依舊需理解萃取原理,才能煮出一杯好咖啡。
當我喝到全自動咖啡機令人驚訝的風味時,跟很多朋友分享這個喜悅。只是,他們在喝之前,都還是半信半疑。我只提醒他們:別忘了,大部分半自動的機器,煮出來的shot也是超難喝。因為重點是在校正跟咖啡豆。全自動跟半自動,都是一個道理。這只是個時間問題:咖啡師的部分工作內容,會被取代;但這也意味著,人該怎麼發揮更多的價值。
謝謝大昌願意出借機器給我們。謝謝賴威宏跟均安,願意細心幫我們調教機器,讓mojo的咖啡豆,可以達到mojo的要求,感動來喝的朋友。假如你們沒有把咖啡校正到這樣的水準,我們也無法用好的咖啡風味,來闡述這次我想透過展覽表達的訴求。

沒有留言: